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-> 正文
希伯来大学Yuri Pines尤锐教授谈中国古代‘大一统’思想的来源及其长远的政治影响
发布人:桑伟林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8-09-26 13:29:50      点击次数:

9月25日,希伯来大学Michael W. Lipson汉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尤锐(Yuri Pines)教授,应山东大学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的邀请,作了题为“中国古代‘大一统’思想的来源及其长远的政治影响”的学术讲座。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院长贝淡宁教授、公共治理研究院副院长刘琳副教授、政管学院博士生导师外籍教授Dr.Nathan Adadala’a 教授及相关专业的师生60余人参与讲座。贝淡宁教授主持讲座。



尤锐教授表示,“合久必分”是世界上帝国史的必然趋势,“分久必合”却是中国历史上独一无二的现象。尤锐教授从“硬件”和“软件”两个方面分析中国历史上的“分久必合”之谜。“硬件”方面从地理、人口共同体等特征出发,他认为中国地理南北跨度大、气候多元、地貌多元等特点使得统一中国比统一其他欧亚地区更为困难;人口共同体方面,早期“中国”并不是以一个民族“汉族”为核心,存在多民族和多种口头语言,虽然存在一些共同的文化特征但却不足以带来政治上的“大一统”;基于“硬件”条件的中国难以实现“大一统”。因此,尤锐教授提出,创造中华帝国独一无二的延续性的,是中国独特的政治思想和政治文化——“大一统”思想。



尤锐教授从思想起源、背景、原因三个方面对“大一统”思想进行分析。尤锐教授认为,“大一统”思想的萌芽始于西周的共同上层文化、“天子”观念和“统治四方”的话语;春秋时期诸侯追求多国制度的合法性,周天子丢掉了对诸侯的主权,“大一统”思想出现断层;战国时代,得益于士大夫阶层的崛起,《论语》、《墨子》、《老子》、《商君书》等文献都提出了“大一统”的理想,至此“大一统”成为中国政治思想中的主流思想。尤锐教授认为,“大一统”思想出现的背景和原因,一是国际关系的不稳定,二是士人的“天下观”。在多国林立战争不断的情况下,想要解决国内的稳定问题,必须解决整个“天下”的问题;士人没有狭窄的“爱国主义”,他们忠于天下,并非忠于单独的国家。尤锐教授提出,“王”、“王者”、“圣王”等观念都强调天下只应有唯一的合法的统治者,即天下统一的“大一统”思想。接着,尤锐教授以秦的大一统为例,说明秦对“大一统”的宣传继承了诸子百家“定于一”理想,大规模增加了秦的统治合法性。随后尤锐教授得出结论,“大一统”成为中国历史上“正统”的最重要的前提是,达到“大一统”的王朝都能得到合法性,民族、区域、地方认同都不会超越以“天下”为核心的“大一统”认同。在互动环节,参加讲座的师生踊跃提问,尤锐教授对问题进行深入细致的回答。最后,贝淡宁教授对本次讲座进行总结。


尤锐(Yuri Pines)教授,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Michael W. Lipson汉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天津南开大学讲座教授、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及学术带头人。其研究领域为中国传统政治思想及政治文化,中国古代史,先秦史,秦朝政治,社会研究等方面;目前主要研究项目是《商君书》研究、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《系年》及早期中国史学等。曾获多个以色列及国际学术奖项。先后发表中、英、希伯来语等百余篇学术文章。在以色列、欧洲、美国、中国等地的多家学术杂志担任编委。

 

编辑:黄倩影

图片:彭欢